行迩

=晨晨。

[快新]《I surrender to you》

他自枪火的咆哮声中信步行来,银色的枪支悬挂在他修长的指间。枪炮与弹火堆积而成的滚滚热浪卷起了他浅色风衣的下摆,在空气中漫开腥涩的清香。

皮鞋踏在地上的声音该死的刺耳。工藤新一定了定神,将手指搭在了扳机上,黑压压的枪口缓慢而精准地对准了朝他微笑着行来的男人。

男人迎着枪口,随手将手里的枪支丢在一旁,脚步未有丝毫紊乱或滞留。他唇角勾起的笑意似是带着几分无奈的叹息,染得那双湛蓝如海的眼愈发深邃。

不知是谁说过,工藤新一不适合握枪。

即使握枪的手法精准得仿若机器,即使每次开枪都如此干脆、精炼,甚至是足够漂亮。

工藤新一屏住了呼吸,扣住扳机的手与其说是稳健,不如说是早已凝滞了。

——他不会开枪。

——他不会伤害他。

 

男人不知是不是透过他极致冷静伪装背后的动摇,笑得愈发放肆。“哒、哒”的脚步声在枪弹的喧嚣中仿佛被放大了几十倍,奇异地与工藤新一的心跳声附和在了一起。

工藤新一看着向他逐渐逼来的男人,闭了闭眼,垂下手,收起了手里的枪。

男人住了脚步,站定在他面前,他用目光细细描绘着眼前人的模样,在心里发出了一声极为隐忍的、爱到极致的、满足的喟叹。

因为足够感性,因为足够宽容。

所以他理智、冷静,却丝毫不冰冷。

风衣微扬,男人单膝跪下,微垂着眼帘。他执起工藤新一的手,在手背上落下了一个轻轻的吻。他收起先前一切的桀骜放肆,声音清雅而虔诚。

“I surrender to you.”

我向你臣服。

Fin.

梗来源:

评论(2)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