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迩

=晨晨。

想想还是意难平。全职新生代里每个人都是幸运的,历尽苦难终有好果,被前辈悉心指导爱护着,贵为核心却不必负声名扛大旗,而这些邱非只曾经经历过。

他就站在嘉世的断壁残垣里,不待天光赐下,便已只身破开云霭重重。王朝从前荣光从后寥落,而他自始至终地等待着和那人在赛场上的交锋。
可是他等不到了。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