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迩

=晨晨

文手‖词作‖文案
MCU铁虫|楚路|快新|叶修中心|LOL

纸胶带-故宫文创《夏日诗》

刚好一循环。

[铁虫]《Orange》上

校园AU,同龄人设定。


Tony好像听见了一颗糖掉入了汽水里,如他此时的心情一般,欢欣雀跃地滚着泡泡,整个人恨不得就这样腻死在这甜蜜的橙子味里。


-


一味埋头苦吃甜甜圈是不能解决问题的。


Tony闷闷地将最后一口甜甜圈塞进嘴里,很显然双倍的枫糖浆与巧克力酱并没能让这名富家公子的心情好转起来。他抬头看了看前方背对着自己吃饭的Peter——Tony不期然地与坐在Peter对面的红发女孩对上了视线,女孩朝他笑了笑,微微俯身与Peter凑近了交谈起来。


两人看起来亲密极了。


Tony酸溜溜地想。


他还是Peter的同桌呢——老天,怎么Peter现在都不理他了?


-


天知道Stark工业的小少爷为什么会转来这个普通的公立中学。


在Tony Stark到来前,Peter Parker的生活平静且安逸,他仍是那个自以为超酷、又毫不起眼的平凡少年。他在Tony到来前一夜还和Ned兴致勃勃地讨论新出的那一款死星模型,忐忑着幻想邀约与MJ——他暗恋的红发女孩——在食堂共进午餐,他送别了Ned掐灭了幻想之后甚至还打开课本提前预习了明天要学的知识。


但自从Tony从原本的私立高中转来这里后,Peter的生活开始变得一团糟——Tony成为了他的同桌,平时上课记笔记都要手肘对手肘的那种。


说实在话,成为Tony的同桌可一点好处都没有。漂亮女孩都围着Tony转去了,男孩们此起彼伏地惊奇着Tony脚上踏着的奢侈运动鞋,这让Peter连最后一点学习的空间都被占据了。而且,身为一个万年母胎solo,单单是每节下课替不熟识的女孩子向Tony递情书这一点——即使是Peter的脾气再好,心里也难免有些不爽。


唯一苦中作乐的事大概是MJ暂时还没有被Tony Stark这个混蛋风流的虚伪嘴脸所欺骗,红发女孩看起来一如既往。


在Peter第无数次向Ned抱怨Tony Stark到底有多招人烦的时候,Ned默默地举手提问道:“嘿,兄弟,你为什么那么讨厌Stark?我记得他刚来的时候,你还挺喜欢他的啊——”


“——没有的事!”Peter急急躁躁地打断了Ned的话语。


“他太讨人厌了!”Peter说,“他对每个女生都笑得虚假又风流。”


“可是那并不关你的事吧?你不管他不就行了吗?——据我所知,他好像还没有对任何一个女生下手,包括MJ。”


“可是、可是、可是……”Peter鼓了鼓腮帮子,“他还把我的橘子汽水送给了别的女孩。”他补了句:“——是我送给他的橙子汽水。”


Ned发誓,他真真切切在自己的至交好友脸上看到了一丝委屈。


“所以你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讨厌Stark的?”Ned说。


Peter点点头。


“Oh,boy。”


Ned的直男细胞告诉他:Peter和Tony之间感觉有点不妙。


-


Peter Parker向来不擅长与人交际,在旁人眼里他就是一个嘴皮子利索的书呆子。他与每个人都能保持良好的关系或是距离,而Ned是唯一能与他交心的好友。


而今天——他的朋友圈里要硬生生闯进来某个举止乖张的小少爷。


与Tony初次见面时Peter实际上紧张得要命。来自皇后区的男孩从未见过这么好看的同性:Tony Stark五官俊美,睫毛长得好像可以停一只蝴蝶,蜜糖棕色的眼睛深邃又清澈,眉目间尽是少年独有的骄傲与坦然,他的身形与自己相仿,但看上去比自己更健壮一些。Tony Stark就是个行走的荷尔蒙制造器,别说那些青涩稚嫩的女孩们了,就连身为男孩子的Peter也不得不承认,他不由自主地因Tony这过于好看的皮囊而对他兴起好感。


他甚至主动把自己刚买的橘子汽水慷慨地送给了Tony。


此时正值夏日,空调的效果在偌大的教室里显得微乎其微。Tony接过那罐橙子汽水时手心被冰凉的水珠打湿了一片,窗外的阳光洒在易拉罐上勾画着的橙子图案上,折射在Peter身上,镀上一层温暖的颜色。


Tony心一动,突然俯身凑到Peter面前,温柔地亲了亲男孩的额头。


黑发男孩赶在Peter反应过来之前后撤了身子,他笑着扬了扬手里的汽水罐:“Thank you,Mr Parker。”


Tony看着呆愣在原地的Peter,心想:这可不妙。


这能算是一见钟情吗?他不太能确定。


这是他与Peter第一次见面,可是在二人还没有交集时他已经偷偷看了Peter无数眼了。


好像每一见都钟情。


TBC.

[铁虫]一辆车(PWP)

-OOC预警
-时间线在复联三后
-为了撒糖而撒糖,为了开车而开车。

链接见评论。

石墨文档挂了,走评论wb链接。
不要转发就行。゚(゚´ω`゚)゚。

[快新]《I surrender to you》

他自枪火的咆哮声中信步行来,银色的枪支悬挂在他修长的指间。枪炮与弹火堆积而成的滚滚热浪卷起了他浅色风衣的下摆,在空气中漫开腥涩的清香。

皮鞋踏在地上的声音该死的刺耳。工藤新一定了定神,将手指搭在了扳机上,黑压压的枪口缓慢而精准地对准了朝他微笑着行来的男人。

男人迎着枪口,随手将手里的枪支丢在一旁,脚步未有丝毫紊乱或滞留。他唇角勾起的笑意似是带着几分无奈的叹息,染得那双湛蓝如海的眼愈发深邃。

不知是谁说过,工藤新一不适合握枪。

即使握枪的手法精准得仿若机器,即使每次开枪都如此干脆、精炼,甚至是足够漂亮。

工藤新一屏住了呼吸,扣住扳机的手与其说是稳健,不如说是早已凝滞了。

——他不会开枪。

——他不会伤害他。

 

男人不知是不是透过他极致冷静伪装背后的动摇,笑得愈发放肆。“哒、哒”的脚步声在枪弹的喧嚣中仿佛被放大了几十倍,奇异地与工藤新一的心跳声附和在了一起。

工藤新一看着向他逐渐逼来的男人,闭了闭眼,垂下手,收起了手里的枪。

男人住了脚步,站定在他面前,他用目光细细描绘着眼前人的模样,在心里发出了一声极为隐忍的、爱到极致的、满足的喟叹。

因为足够感性,因为足够宽容。

所以他理智、冷静,却丝毫不冰冷。

风衣微扬,男人单膝跪下,微垂着眼帘。他执起工藤新一的手,在手背上落下了一个轻轻的吻。他收起先前一切的桀骜放肆,声音清雅而虔诚。

“I surrender to you.”

我向你臣服。

Fin.

梗来源:

十七岁的小队长是怎样的呢?

锋芒、意气、自信、耀眼。

谁也看不见他的疲累。他身上的担子太多了,苏沐秋、苏沐橙、嘉世,这是他认定了的责任。漫不经心地挑起责任与情谊,揣着自己对胜利的追求,势不可挡地行在荆棘之路上,铸就了嘉世的三冠王朝。

生活和梦想总是有如此巨大的偏差,他便强硬地将二者融合在一起。在那个年龄段量产的自负轻狂被现实磨平棱角,看不分明;相同的,对未来的惘然也被灼烧成烬。

那么二十七岁的叶修呢?

成熟、沉稳、强大、耀眼。

显而易见。少年时期的那份锋芒被内敛、意气被沉淀,自信却不宣扬,却是同样的耀眼。

岁月所带来的疲累比往昔更甚,支撑这个人的,是对胜利纯粹的追求,对荣耀的万分热爱,兴许还有些许的、有些稚气的不服气。

被自己钟情效力的嘉世背叛,旁人看不出来他的黯然,无意识透露出来的细微颤抖却让人发酸。表面上功夫做的再足,心理准备做的再好,但毕竟都是人,是人总会有感情。

毫不留情的坦荡反而显得虚假。

网游、挑战赛、职业联赛,最后的冠军。

这一路走来,

他终归不再是孑然一身。

岁月如东流,滚滚而去。

我喜欢他,但我看不懂他。他所有的举动深究下去,是温柔,是冷酷。邋遢、慵懒、漫不经心,却能被引申为强者的优雅。

但这些赞美放在他人身上却显得不伦不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