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迩

=晨晨。

今天加到了卷毛劳斯的qq!!微博还被云云劳斯回复了!!!我好快乐!!!今天是什么快乐日!!!!

[喻叶]《得偿所愿》(PWP)

一小时练笔,儿童车。

架空。看不出来的双总裁paro。

严重OOC。

 

 

走链接→速度是一迈心情还是自由自在

[铁虫]一辆车(PWP)

-OOC预警
-时间线在复联三后
-为了撒糖而撒糖,为了开车而开车。

链接见评论。

石墨文档挂了,走评论wb链接。
不要转发就行。゚(゚´ω`゚)゚。

[快新]《I surrender to you》

他自枪火的咆哮声中信步行来,银色的枪支悬挂在他修长的指间。枪炮与弹火堆积而成的滚滚热浪卷起了他浅色风衣的下摆,在空气中漫开腥涩的清香。

皮鞋踏在地上的声音该死的刺耳。工藤新一定了定神,将手指搭在了扳机上,黑压压的枪口缓慢而精准地对准了朝他微笑着行来的男人。

男人迎着枪口,随手将手里的枪支丢在一旁,脚步未有丝毫紊乱或滞留。他唇角勾起的笑意似是带着几分无奈的叹息,染得那双湛蓝如海的眼愈发深邃。

不知是谁说过,工藤新一不适合握枪。

即使握枪的手法精准得仿若机器,即使每次开枪都如此干脆、精炼,甚至是足够漂亮。

工藤新一屏住了呼吸,扣住扳机的手与其说是稳健,不如说是早已凝滞了。

——他不会开枪。

——他不会伤害他。

 

男人不知是不是透过他极致冷静伪装背后的动摇,笑得愈发放肆。“哒、哒”的脚步声在枪弹的喧嚣中仿佛被放大了几十倍,奇异地与工藤新一的心跳声附和在了一起。

工藤新一看着向他逐渐逼来的男人,闭了闭眼,垂下手,收起了手里的枪。

男人住了脚步,站定在他面前,他用目光细细描绘着眼前人的模样,在心里发出了一声极为隐忍的、爱到极致的、满足的喟叹。

因为足够感性,因为足够宽容。

所以他理智、冷静,却丝毫不冰冷。

风衣微扬,男人单膝跪下,微垂着眼帘。他执起工藤新一的手,在手背上落下了一个轻轻的吻。他收起先前一切的桀骜放肆,声音清雅而虔诚。

“I surrender to you.”

我向你臣服。

Fin.

梗来源:

十七岁的小队长是怎样的呢?

锋芒、意气、自信、耀眼。

谁也看不见他的疲累。他身上的担子太多了,苏沐秋、苏沐橙、嘉世,这是他认定了的责任。漫不经心地挑起责任与情谊,揣着自己对胜利的追求,势不可挡地行在荆棘之路上,铸就了嘉世的三冠王朝。

生活和梦想总是有如此巨大的偏差,他便强硬地将二者融合在一起。在那个年龄段量产的自负轻狂被现实磨平棱角,看不分明;相同的,对未来的惘然也被灼烧成烬。

那么二十七岁的叶修呢?

成熟、沉稳、强大、耀眼。

显而易见。少年时期的那份锋芒被内敛、意气被沉淀,自信却不宣扬,却是同样的耀眼。

岁月所带来的疲累比往昔更甚,支撑这个人的,是对胜利纯粹的追求,对荣耀的万分热爱,兴许还有些许的、有些稚气的不服气。

被自己钟情效力的嘉世背叛,旁人看不出来他的黯然,无意识透露出来的细微颤抖却让人发酸。表面上功夫做的再足,心理准备做的再好,但毕竟都是人,是人总会有感情。

毫不留情的坦荡反而显得虚假。

网游、挑战赛、职业联赛,最后的冠军。

这一路走来,

他终归不再是孑然一身。

岁月如东流,滚滚而去。

我喜欢他,但我看不懂他。他所有的举动深究下去,是温柔,是冷酷。邋遢、慵懒、漫不经心,却能被引申为强者的优雅。

但这些赞美放在他人身上却显得不伦不类。